假期的尾声

相比于高中三年,这个假期对我来说要更加漫长,长到我这种不爱读书的孩子也开始怀念起学校的点滴了。由于回老家的时间安排,我没有去打工。假期前立下了许多flag,比如背cfop公式、学英语、学golang、坚持运动、早睡早起。完成度也不高,经典的制定了一个plan,因为懒(lan)完成了个p。由于老家的气候过于舒适了,夏天的夜晚居然能让我感到一丝的寒冷。一度让我适应不了温州的气温。

返回温州后和初中的好兄弟们见了面,看了《失控玩家》,打了羽毛球,吃了烤鱼。九月来了,大家陆陆续续都去了自己的大学。985和专科院校简直就是云泥之别,我有时也会担心大家会不会因为学历不同而渐渐疏远,但每次见面时我都会感受到一种熟悉的安心。

台风擦肩而过的开学

我和其他三个关系比较好的高中同学,开学前一晚在学校附近的酒店住下,第二天打车把行李连人一起带到了校门口。虽然来的很早,但是校门口已经人满为患了。再加上下雨的缘故,能躲雨的地方几乎是人满为患了。各种热心学长学姐会主动帮忙搬运行李和撑伞,当然很多看似热心的学长学姐,都是为了推销各种东西来接近你的。手机卡,宽带,路由器,专升本机构,驾校,床上用品等等,只有你想不到。甚至我们在寝室里待着,都有自称是学长的人进来各种推销。

报道后几天没有什么活动,基本上都在寝室摆烂,到点了和室友们一起去吃个饭,晚上去逛逛校园。受台风的影响,雨还在每天下个没完,大家也基本都返校了。

军训

为期两周的军训开始了,教官看起来痞里痞气,但是好在管的不算严,也没有像高中军训那样大量的体能训练。本以为军训时也会阴雨连连,怎知每天都艳阳高照。我分到的军训鞋做工也有问题,右脚比左脚小,每天军姿都能站到心态爆炸。智齿和之前根尖炎的牙齿又开始疼起来,于是我在军训期间请了假去拔牙,,拔完牙还能休息好几天,简直完美。请假的都得去病号连带着,但是病号连人数点的不严,完全可以待在寝室吹空调。

后面分了方阵我也就回去练了,某天上午去牙医那儿拆线拆完下午回来已经没有我的位置了,最后还是得去病号连。最后一天的军训结果检阅我也只是在看台上待着,整个军训也没有多少参与感

开始

开学也一个来月了,每天都觉得自己很忙,但也不知道自己在忙什么。总是有扫不完的码,加不完的群,面不完的试,填不完的表格,拿不完的快递。每天都感觉自己很充实,又觉得自己什么都没做。这一个月里除了去了趟西湖,我也想不出自己究竟做了哪些有意义的是。西湖毕竟是各种文人墨客都去打卡的地方,我们到了的时候正好是傍晚,落日余晖,波光粼粼,一两点的鸟影掠过湖面,远方群山若隐若现,不愧是西湖。

这一个月对于接下来的路来说只是一个开始,虽然这个开始并不算好,但我已经在路上了,无论如何都要把他走完。每天都要读书,学习,锻炼,充实自己。想要得到的东西很多,我也得更加努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