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八岁!!!

不知不觉间已然历夏十七遭,就在这个夏天的某天,我也跨越了这道人生重要的分界线,跻身成年人的行列。虽然我的出生日期登记有误,但我确确实实已满十八周岁。一直都期盼这成年,幻想这成人后能变得独立,但当那一天到来时,我却没有什么实感。成人和独立并没有画上等号,我仍然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。

我幸福和喜悦,家人的祝福和朋友的祝福加起来是double的幸福,收到喜欢的人送的喜欢的礼物是double的喜欢。我也害怕和彷徨,面对自己迄今为止一手牌打的稀烂的人生和没有任何规划的未来,我也只能不回头的走下去。

十八岁的零点,我还在电脑桌前酣战,手机响起了微信的提示音,一个提前一个月送我生日礼物,还说“可能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了”的笨蛋准点发来生日祝福,我才意识到这个对我来说还算重要的日子已经到了。这天饭桌上的饭菜比平时丰盛了些,晚饭时我喝了一罐啤酒。饭后我拿了一罐rio爬上了顶楼,独酌。远方云鹫山上的云鹫寺也在月光的照耀下轮廓清晰可见,山脚下家家的灯火却比三年前明亮,三年前的同一个时间,我尝试着向自己喜欢了好几年的人表达心意,可不善言辞的我说了半天也没把那句喜欢说出口,最后也只是跟她道了一句谢,那年的今天月色很美。现在我也有了另一个喜欢的人,此刻月色依旧很美。

六年前的开学,和朋友约好一起去两所中学中较差的那所,因为他的成绩较差,结果被好友放了鸽子,所以开学时在位置上闷闷不乐的坐着,后排的同学主动和我打了招呼便聊了起来。这三年的初中生活既是我人生中最灰暗的三年,又是我人生中最多彩的三年。三年里因为家庭原因,我离家出走,上课迟到,夜不归宿,频繁与老师发生矛盾,几乎没有学到什么知识。但我也在这三年遇到了我最喜爱的老师,和关系到现在都一直要好朋友,他们是我那段暗无天日的时间里照进我生活中的光,将我从那无底的深渊拯救出来。

我也记不清是哪一年,父母开始频繁的吵架,一次异常激烈的争吵过后,他们终于还是把一个尖锐的问题抛到了尚且年幼的我和老姐面前————他们离婚了我们跟谁。我那时不知是已经预料到了,还是不懂事,并没有过多的悲伤与惊讶,老姐像老鹰捉小鸡一样躲在了母亲身后,而我则躲在了老姐身后。后来父亲离开了,后来父亲再婚,到离世我都没有太多的记忆,我只记得再去殡仪馆看父亲的路上,母亲哭了一整路。见到父亲遗体的瞬间我止不住的哭了出来,我并没感觉到多少悲伤,更多的情绪反而是恐惧,对死亡的恐惧。渐渐长大才发现,原来悲伤都被分散到我的余生中了。

曾经我也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的主角,再长大的过程中才慢慢接受了自己并非朱玉的事实,我没有优渥的家境、靓丽的外表、异禀的天赋、优秀的成绩,我只是一块普通的瓦砾,我只有普通的外表,普通的家庭,和普通人都会拥有的烦恼,我已经变成普普通通的大人了啊,明明,不想这么普通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