疫情持续了已经有大半年了,虽说身边的人都健康,但对生活上的影响还蛮大的。为了防患于未然,就连我老家那种疫情的影子都看不见的小村子也在森严的戒备着,甚至一度连爷爷最爱的麻将馆都不让开门,只能在家里闲着。街上也没什么行人,这种凄清的氛围与象征团聚的新春佳节有着说不出的的违和感。无处不在的测温与口罩,除去了刚开始的新鲜感,久了也让人觉得厌烦。当渐渐适应了疫情期间各种繁琐的事,疫情也逐步被控制住了。现在口罩基本沦为公交车上车凭证,其他场合基本用不到,也不会有人天天用测温枪指着你的脑袋了,商场和影院基本都开了门。

先是有人提出,然后选定了一个天气不错的日子,地点还是那个熟悉的万达,关于行程则是先定好几个必然要进行的项目,等到了万达再追加或减少。就算真的不知道做什么了,我们之间也不会缺少共同话题,找个地方坐下,喝着饮料聊个天都能待一个下午。由于疫情刚过,去看电影的人也不多,所以排片大多都是些老片子,结合了时间,评分,等因素后终于定下一部大家都没看过的片子《寻梦环游记》。就这样和几个好基友约好出门一聚。

当天一睁眼就听到了他们打电话叫我起床的铃声,草草的换好衣服,背了个包就出门了。由于我们这种死宅可能只有我是假期没有必要基本都不怎么出门,所以就算关系很好的朋友,在假期估计也见不了几面,加上疫情的影响更是如此。虽然每天都有一起在召唤师峡谷和嚎哭深渊里并肩作战,毕竟还是很久没见面了,在车站见面时有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。我简单的把早餐解决后,公交车终于到了,去万达的那班车一如既往的拥挤。晃晃悠悠的站了一路终于到了。

我们一路小跑上了楼。电影也早已开播了。每次约好出来看总是会不能按时到影院,这仿佛已经成了一个诅咒了。这部电影主要讲述的是关于梦想,死亡和家族之间的羁绊。

热爱音乐的米格尔(安东尼·冈萨雷兹 Anthony Gonzalez 配音)不幸地出生在一个视音乐为洪水猛兽的大家庭之中,一家人只盼>着米格尔快快长大,好继承家里传承了数代的制鞋产业。一年一度的亡灵节即将来临,每逢这一天,去世的亲人们的魂魄便可凭借>着摆在祭坛上的照片返回现世和生者团圆。在一场意外中,米格尔竟然穿越到了亡灵国度之中,在太阳升起之前,他必须得到一位亲>人的祝福,否则就将会永远地留在这个世界里。米格尔决定去寻找已故的歌神德拉库斯(本杰明·布拉特 Benjamin Bratt 配>音),因为他很有可能就是自己的祖父。途中,米格尔邂逅了落魄乐手埃克托(盖尔·加西亚·贝纳尔 Gael García Bernal 配>音),也渐渐发现了德拉库斯隐藏已久的秘密。(摘自豆瓣)
算是一部不错的喜剧,蕴含了许多哲理。比如“被所有人都遗忘才是真正的死亡”。但是人在死后的时间似乎也分着三六九等呢。或许是我太较真了。

看完电影后本来定好去一家最近刚开业的自助店解决午饭,但由于人太多,需要排队预约,于是我们转移阵地在杨国福恰了一顿麻辣烫,好像上次来这里午餐吃得也是杨国福,可以说是便宜实惠又好吃,还不需要等待的好店了。酒足饭饱后,遍打算进行下一项活动————羽毛球。但未曾想到周末的场子需要预约,于是预约好后便想办法打发时间。不知是谁提出想喝古茗的奶茶,于是我们三个路痴绕着万达走了n久没有找到,终于妥协了,随意找了家有座的店,点了杯冷饮开始消磨时间。

终于到了预约好的时间,收拾好东西赶到羽毛球馆,找了个靠风扇的位置坐下来让他们先玩着,开始了谁累了谁下的三人轮换,作为一个平时不运动的死宅,打个二十分钟也算是极限了,第二天肯定乳酸堆积,全身酸痛。除了我们球馆里也有些年龄不大的孩子在练球,还有写中年人在双打,别人的穿着装备什么的看起来比我们可要专业多了。

运动完毕,在去了趟万达买了些东西便打算回家,在车站遇到了曾经的同学,相谈甚欢。

慵懒的假期真是让人毫无干劲,这篇博客记录的也是二十多天前的事儿了,在草稿里存了一万年才写完,即将开学,调整好生物钟和心态,开始补作业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