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考前复习

这有学期过的真挺快的,七月就又放暑假了,而下周也要迎来数学和语文的选拔考,虽然只有我们两个数媒班分AB班,但是A班和B班的学习氛围应该是完全不同了,所以还是想努力进到A班。

两个班一共九十多人吧,虽然我每次考试成绩在自己班基本都能排前二十,两个班加起来排名应该也能进A班了,但是隔壁班的成绩总体要比我们好,而且自己班有很多平时都不读书的人,职高的题目又不算太难,也不知道他们努力复习一下,能考到多少名,所以还是要努力提高自己的排名比较稳。

因为下周先考语文数学,语文只要作文能写完我基本都能考到平均以上,关键就是我做题速度太慢,数学的话要考迄今为止,高中教过的全部内容,我简单的把公式整理了一下,够把数学书这么大的纸写满两面了,但由于都是学过的东西,复习起来也还算轻松。

这周的中午和下午的时间都用来复习了,而且恰巧又轮到了我们班值周,早自习晚自习均有被占用到,所以下午干脆不回寝室,只要把充电宝充点电,保证能给手机续一次命,晚上电量够用来跑步就行(运动世界耗电太大了,系统都提示耗电异常了)

中国机长到热血青年

上周给自己立了个flag,每天坚持跑步锻炼身体,我是万万没想到我居然真的做到了,而且还跑的比之前更多了,以前每天三公里的运动世界校园,我是走个一点几公里,再跑个一点几公里,而且现在每天晚上和两个同学一起跑完整整三公里。

记得之前我用fake location偷懒刷跑,向同学演示fake location飞机配速刷运动世界,然而现在我却每晚和他们一起热血沸腾的认真跑完三公里。

和我一起跑步的其他两个热血青年,磊磊和昊杰,他们看来也是疫情期间长了不少肉想减肥吧23333,因为只要没有特殊原因他们晚上都会去操场跑步,而且我正好也是晚上跑,所以就跟他们一起跑了,他们貌似已经跑了一段时间了,而且我体力本来就没他们好,所以总是跟不上他们的节奏,他们会放慢速度配合我的节奏和我一起跑。一般是磊磊带头,我和昊杰在后面跟着,他们跑到最后一圈会冲刺,而我依然慢跑,对我来说能坚持跑完就已经不错了。

关于慵懒的周末

明明打算在家里复习的,还装模作样的带了一堆书本和卷子回来,但我好像还是没有学习,周五下午刚到家,我在房间里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,我在考虑到底是玩电脑还是写卷子呢,于是我采取了比较折中的方案,不玩电脑也没有写卷子,就躺着搓了一下午玻璃板。

剩下的时间干脆直接放弃了,在家里,面对这么对诱惑,我真的没办法静下心来写卷子,而且我早就考虑到在家里我是不可能这么自觉地学习的,要不然网课期间我也不至于每天划水233333

关于一些陈年往事

白总,我的高中同学,因为总是替我们擦屁股善后,处理各种麻烦的事,在学校认识的人多,在团委工作,虽然只是学校的社畜,榨干后利用价值后就被扔掉了,但比我们大多数人,姑且还算是位高权重所以被我们戏称为白总。因为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绪,做出了一些过激的事而被学校勒令退学了

昨晚接到了他的电话,他在屏幕那头一根一根烟的抽着,我第一次觉得和他聊天这么尴尬。他一直在和我谈当年那件事,我有些内疚因为我觉得当年的事我也有责任,所以和他谈到这件事,面对他的问题我才会心虚。

他虽然说没有责怪我们,只是很难过,面对他要被开除的决定时,没有人为他发出一点声音,事情结束他在校园里不知所踪的时候,我也没有去找他。我认为以我微弱的力量根本就什么也没办法改变,甚至连他闹完事后不见踪影,想一起去找他这件事都被班长驳回了,让我回去上课。

白总认为是我不愿意去改变才会觉得自己没法改变,我觉得很莫名其妙,听他这么说像是我们希望他走似的,但大家都希望他能留下来,班主任也把他曾经为学校做出的贡献一一向学校高层交代了,勒令退学比起开除也要轻很多,可以看出来我们班主任也费了一番功夫了,这次的情节真的比较严重。这应该算是比较完美的解决方案了,我们作为学生也不可能能够改变学校管理层做出的决定,这么想可能也是在逃避问题吧。

不过我们真的没有一个人希望你离开,就算你已经不在这个班级里了,就算毕业照上也没有你在,但我时不会忘记那个疯疯癫癫,工作认真,罩着我们的白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