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六一儿童节的十层博弈

六月到了,第一天便是六一儿童节,虽然早就已经过了过这个节日的年龄,晚上在微信里看到室友的儿童节快乐还是挺开心的,我马上回了他一个6.1的红包,同时祝他儿童节快乐,他直接感动了,并且给我回了一个0.61的红包,可把我也感动坏了。

突然想起上次六一,老姐也给我发了红包,一堆带着零食的名字的红包,一排拆下来,还挺爽的,但和直接发一个钱多塞点好像没什么区别,净整这些花里胡哨的。

今年六一也给她发个祝福吧!

于是我发了给她发了句六一快乐,她马上回了我一条消息,我正忙着给她发红包,塞了61元发出去,还没看到她回了啥,还想着她会不会被我感动到,没想到她却问我是不是有什么事需要帮忙了,亲姐实锤了,诅咒她喝奶茶必长胖。

关于室友的爪机

在学校不带手机对我这种网瘾少年来说简直是不可能的,虽然我们是有校机的,但是校机老旧的型号,刺眼的屏幕,卡顿的系统,每天管控使用时长,许多人都会选择带自己的手机,六个人的寝室,五个人带了私机。

短短一个星期,已经有两名室友带手机被抓到了

一号床首当其冲,晚上回到寝室之后,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边充电,边玩着手机,他似乎并不在意自己把校机也放在了桌上,但这就暴露了他带着自己的手机,随后这一幕被来“查房”的寝室楼长看到了,手机自然也被楼长收走了。

如果是之前的楼长可能就不会在意,但是他并不知道,我们寝室楼前几天换楼长了,我们绝大多数人也没察觉到。

当事人非常后悔,想想办法“补救”一下,至少把自己的机子拿回来,于是他借着把手机里的卡取出来这个理由,暂时拿回了手机,并且找到了我,想把我书包里那个杂牌的机子给宿管,这个杂牌机是我当年机子被没收的时候在闲鱼上买的,特地挑了个和我米6长得比较像的,拿去顶罪,由于他也是米6,就借他了,然后弄巧成拙了,被新来的精明楼长一眼识破。

顺带一提这是他这个学期被收的第二部手机,还有一部还在班主任那里呢,也就是说加上我的那个杂牌机,他这个学期已经被收了三部机子了,本以为回吃个处分,剩下的一个月消不掉这个处分,然后不能高考,结果还算好,只是叫了家长没给处分。搞得我们之后玩手机提心吊胆的,毕竟谁都不想在分班前吃个处分

三号床是在班主任的课上,但这个室友之前在技能队待过,那个国赛二等奖,已经保送大学了,被抓到了只是提前回家待着而已,只要拿到毕业证书就可以被保送,所以问题应该不大。

关于锻♂炼身体

体育一直是我的噩梦,初中也是,高中也是,初中时为了把1000米跑到3分40秒以内,拿到十分的满分,对于我这种身体素质一般的人来说难如登天,每次体测总是差个几秒,总是达不到满分,终于在中考那一天我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,3分40秒跑完了这最后的一千米,非常感谢当年,明明能跑的更快,却到后面带着我们一起跑,提醒我们什么时候该冲刺的学霸小菊花。

高中虽然年龄曾长了,但是体测及格的标准却降低了,毕竟高中体测的目标是及格,中考的目标却是满分。我以4分40的及格分为目标,虽然最后得到了一个读起来不怎么吉利的成绩4分38秒,终究还是及格了。

在体测前的一段时间,虽然学校要求的运动世界我可以科学跑步,但是我还是会花上半个小时慢跑下锻炼下身体,给自己立个flag吧,只要有时间,天气还算好,就每天抽点时间锻炼下。

关于过去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我经常会把过去的事挂在嘴边,总是认为以前的环境更舒服,更能让我放的开,看着眼下的人总会不自觉的想起从前的人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和别人聊天的话题也仅限于过去了。在寝室里和室友聊天时,我谈论的最多的就是小学和初中时发生的事了,不敢正视当下,更不敢着眼未来。

某天晚上和室友在寝室聊天,当我又要下意识的说起过去的事的时候,我发现脸上都露出没趣的表情,甚至早就料到我要说什么。和同学们聊到的话题也总是是一些过去的人和事。我害怕自己变成鲁迅笔下的祥林嫂,一个人絮絮叨叨的说着,周围却空无一人。也许,和过去相比,我真的变成了一个没趣的人。

期盼着别人能够接受这样的自己,又觉得自己配不上,我不想向身边的人吐露自己心中的矛盾,因为总是说者有心,听者无心。久而久之,有很多话就憋在心里永远都不愿意讲了。

聪明的人不一定是有智慧的人,爱笑的人也不一定是开心的人,虽然还是整天嬉皮笑脸的,话渐渐的少了,也渐渐变得忙碌了,不想让自己闲下来,因为忙碌起来就没有时间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了。希望我真的能够像初中毕业时的歌曲中唱的那样,不回头,不回头的走下去~~~